The Starry World is Up-side Down


2015年快到了

似乎我回忆的周期是一年

转眼快到2015年春节了。好多事情发生了,好多事情也解决了。

爸爸来赌场玩还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他带来的肉丸子的tupperware还在家里放着,每次看见就想他。

今年回国的感触很大,爸爸妈妈姐姐把我牢牢地捧在手心里,突然就明白了家的意义。

工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职位不高,但是鄙人资质有限,还是面临很多值得学习的机会和挑战。

我希望我能做好它。

这个年纪最重要的事情是区别周围的人哪些还是幼稚的孩子,哪些是逐渐成熟的人才。远离前者,接近后者。


2014年春节

今天4点多起来送爸爸去机场,回来睡了一会,7点多又起来给皮皮洗澡,准备衣服,收拾书包,然后又睡了一会,大概11点多起床,看到爸爸给我的邮件,他告诉我要珍惜现在的生活,只要我们在一起开心快乐就好了。而且即使月收一万,也并不是富人的标准,现在我最大的财富是我的青春。

我想记载下来爸爸说的每一句话,因为这些珍贵的话语将会是在他不在我身边时候时刻指导我生活态度的源泉。昨天和爸爸度过了很快乐的一天,带爸爸去了拉斯维加斯的红岩走马观花了一趟,爸爸一路都在嘀咕路人给我们照相照得好差,但是我还是喜欢,我的表情是那么自然,那是在爸爸身边才会自然放松的状态。爸爸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红光满面,精力十足,我好喜欢看到这样的爸爸。

之后爸爸就一门心思地要去赌场,在等我上厕所的时候,已经迫不及待的在角子机上一试身手了。角子机上拉一把就1块钱没有了,爸爸心疼的说,就是你,我就要玩那个25分的,那才是我可以玩的!我心里想,一下午那么长时间,我俩玩角子机,爸爸一定觉得好无聊的,不如劝爸爸玩玩桌牌。没想到爸爸还真的知道一些扑克的桌牌的玩法,我们俩在各种不同的桌牌间流连往返,观望了好几次别人玩,还特地从Cosmo走到Bellagio去看有没有赌注最小的扑克牌,看了一圈后,爸讪讪的说,看来最小的就是10块钱一把,那也还可以,咱们玩一玩吧。于是两个胆子超级小的杨家父女终于上桌了。爸爸一上桌就收到旁边一位大胡子男士的热烈欢迎和手把手的指导,爸爸旗开得胜连番赢了好几百块钱,周围的人都输的灰溜溜,大胡子也输光了走人了。这时我要把爸爸拉下来去见皮皮家人,回到Cosmo等皮皮家人时,又去玩了半个小时,立马输了200块。。。于是吃饭时爸爸的整个心思都在牌桌上。。。吃完饭之后,爸爸又重新回到牌桌,发誓要把输掉的赢回来再多赢一百才可以回家。事情很顺利,我坐在爸爸旁边时,爸爸的手气就超级好,我一去上厕所,爸爸就偷偷从我积攒好的筹码里面拿钱出来。我气地告诉爸爸说,我的筹码是你刚赢回来的本钱,不能拿去玩,爸爸就高高兴兴的说我就是他的幸运之星,只要我回来,就只有赢没有输!爸爸喝了三杯威士忌,我喝了一杯蔓越莓伏特加,爸爸越来越神气活现,像个上足马力的小火车,牟着劲要把钱都赢回来,一会对牌吹吹气,一会特别大力地搓搓手掌心,然后笑呵呵的说,诶,我这么做,人家摄像机拍下来,是不是以为我在出老千呢?或者举棋不定的时候问我的意见,我就随便说出还是不出,爸爸就下了超级大决心的说,行,听我闺女的,肯定没错!!如果赢了,爸爸就特别自豪地说,看,我说要听我女儿的吧,要是输了,爸爸就笑咪咪的说,没关系没关系,就10块钱,一会再赢回来。看着爸爸高高兴兴的东搞搞西搞搞,我在旁边笑得乱七八糟,恨不得趴到地上笑死算了。

真是个有趣的夜晚。2014年农历新年前两个晚上老杨和小杨在拉斯维加斯cosmo开开心心地过新年了。

今天是1.29号,在中国已经是1.30号大年三十了。我姐,妈妈和姐夫已经回到了久违7,8年的老家,见湖北的家人,还有我们从小一起玩,到现在还有联系的发小儿。我是多么地羡慕她们啊。但是我姐的回归,也是我的一部分,已经回到了日夜思念的故土,她的快乐,会不打折扣地传递到我这里,让我在一个人的春节,坐在香奈儿的店里,感到那遥远,细微,却有力的牵挂与圆满。

今年的新年,总算是有那么一点不同。


结局固然重要,但现在不也同样重要吗?

似乎从来到美国之后我的就开始慢慢地少写了,因为一直着急向前冲,总觉得自己过的日子是匆忙,粗糙和不值得记载下来的,因为原来在国内的日子太美好和欢乐了,当然自己本身情绪化也有很大的因素。工作了之后,生活质量似乎变好了不少,却突然变得很迷失了,不知道自己以后奋斗的目标还是自己到底要去做些什么,加上自己对人际关系的处理不当,让我在相当长(6个月)的时间内非常忧郁,甚至对人生产生了很大的疑问。觉得人都固有一死,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会化为尘土,争执,努力,或者奋斗,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么想的时候,觉得自己很懦弱,只是在寻找不为现在好好努力,不为现在生活努力享受寻找借口。由于我钻牛角尖的性格,别人对我的中伤我会深深地带到心里,然后真的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行了。我曾经尝试和人沟通过,但是似乎也没有特别好过。但是也许每个人都要经历这样一个纠结的阶段,才会对人生产生一个透彻的认识吧?举手投足里面的态度都会变得很不一样。而且,一旦认识到了,就再也回不到过去的那种懵懂无知的状态了。人生就是这样,都是单行道,无法回头。

其实,我还是很希望人会有来生,或者有一个死亡后的世界。毕竟,没有人知道,但是,这种神秘的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是吗?

好了,换一个话题吧,慢慢写出来,也算是对自己忧郁时期的总结。

我总是喜欢给自己定各种目标,然后努力去达成,但是很多事情是需要很多人共同努力的,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的努力可以控制的。我计划在新年前对所有人和事做个清算,但是我忘记了每个人其实都有自己成长不可强迫的轨迹和曲线。谈不来,聚不拢,那是没有缘分。许多时候缘分发生不仅是地点对,时间对,还有双方的身心都达到同样的成熟的地步,对事情的认识和判断有差不多的水平,才有可能进行沟通和理解。其实这么看,人的沟通真的是很狭隘的,如果人的成熟度不同,即使相遇,也似乎在平行的轨道上,完全不会有任何交集和火花。

今天翻到5年前的邮件,里面记载了我刚来美国的生活点滴,还有对北京生活的怀念,里面有这样一段:“

还记得我们去什刹海…我们坐在什刹海边的星巴克里,靠着湖水,午后的阳光很强烈,那个美国人把星巴克盖子上喝水的小口打开,再“啪”地一下扣到后面去,然后端起来啜饮。

这个动作在我脑海里不断闪现,象电影画面一样,我不明白我为什么对那样一个小细节记忆那么深刻,可能我到了美国之后,每个人都是这样把咖啡杯lid上的小盖打开,再啪地扣到后面去,金发碧瞳的世界,咖啡杯的规则是一样的。在什刹海感受到的那一点点美国气息,如今无限倍数地放大,围绕着我,直到晕眩,恐怕我对这个动作地耿耿于怀,是想对过去时光再次解读却不成的无奈与怅然吧。

什刹海,湖心,你,麦当劳,我的20岁和21岁生日。我想你,我想北京。”

我一直悲观地觉得在拉斯维加斯这种没有什么生活情趣的小地方,很多浪漫的情怀也都无法再续,但是我想在在过了那么一段极度漫长的失望和抑郁的时间,我需要振作起来,重新好好生活,爱生活,即使是在沙漠里,也开启一片绿洲。

这不就是生活吗?我羡慕那些有些自恋的人,她们是真的爱生活,享受生活,所以才要事无巨细地把生活都记下来。我也这样好了,只要能快乐。


无功利的读书

最近读了很多书,从6月底婚事办完蜜月结束开始,我一路狂吞,读了虎妈,严歌苓系列,冯唐系列,蔡康永系列,柴静,余华,海底两万里,冯仑的理想丰满,马尔克斯,现在左右开弓在读出梁庄记和论中国。下一步想读流动的盛宴和孙子兵法。读书时真的有一种淋漓尽致,灵魂绽放的感觉。只是不知道和谁讨论,一起分享那种热血沸腾或者灵光咋现的瞬间。读书对于我来说,是这辈子都无法功利和从骨子里面热爱的事情。是失去了便觉得不正常,得到了才会正常的必需品。我的脑子里总有太多弯弯道道要转来转去,而书籍给我最温柔最宽广的灌输,让我脑子里那些弯弯绕绕的管道随时被充沛的满满的,于是心平,气顺,事成。

之前总是会对社会,周围的人或事情有些愤世嫉俗的心情,可是为什么不利用自己有限的力量去做一点改变呢?也许我一直在找那个可以激励我行动的一个点,从我真心热爱的事情开始去实践,比如我可以把在拉斯维加斯志同道合的朋友请到一起来,开一个读书俱乐部,大家每周来我家喝喝下午茶,吃个点心,聊聊最近看的书,交换一下读书笔记,该多么理想啊?

村上春树说,作家最重要的是想象,并愿意把他的想象力与大众分享。如果他不愿意分享,便永远做不了小说家。其实我觉得,无论是不是小说家,任何一个人想要宣传自己的想法和影响力,都要先有足够的勇气去分享,接受批评,或者可能的赞美,只有先把勇气拿出来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被人家看到,才会有可能有人效仿,呼应或者变成规模。。这也是书中看到甘地说的。

还有减少心中的成见,让不同性格,不同价值观的人生存在自己的视野里面。我总是一个有精神洁癖的人。我会留意一个人第一次见到我的眼神,或者我狼狈时她的表情,一点点轻蔑或者幸灾乐祸,都会让我记得清楚,并在心中把她永远剔除出朋友的圈子。但是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按照我的价值观运转的。回忆自己,也并非说话字字珠玑,行事滴水不漏,为人高风亮节。我也经常利用文科生的利嘴和处女座的尖酸,很短见地讽刺过看不顺眼的人,然后自以为聪明的神气活现。脱离开一直羁绊我的道德评判,每一个人的复杂面具下面都是一个简单的,为欲望,为生存,为尊严活的很辛苦的普通人。各种成见之后,你我又互相了解多少?

想起来也真的很巧,为什么正好是在工作一年之后,我开始有时间来安排自己的精神生活。我把自己的物质生活安顿好之后,内心似乎有一个 call需要去回应,总觉得应该有一些事情我能够做,总觉得我有使不完的劲,可以转换成另一种价值,我可以通过那样的价值完成自我的评估。我总觉得应该会有一个时机,让我可以做一件有关中国的事情,我真挚的希望自己可以参与到一种组织的创建,并把这种组织变成可以不断正向循环并自我生长的有益的巨大的影响力,凝结很多人才,对中国的进步作出或多或少的贡献。每个人的人生都是有限的,如果可以通过这种组织把自己的影响力扩散下去,不就是活的更长了吗?人们总是说孩子是自己生命的延续,可是这种延续如果对社会影响不大,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也许只是满足自己的个人要求罢了。

一次和同事一起喝酒,我说咱们一起去做些对社会有用的事情吧,她说好好,我们讨论了半天,她突然说,不行,我不能去非洲,我有三条狗。她说的那么直接,我竟有些接不下去。多少人就是这样生动的回绝了内心的那个call,理直气壮,也确实理直气壮,包括我自己。比如,不,我不能去纽约,因为我房子刚装修好,因为我刚结婚,因为我老板需要我。。。或者,不,我不能辞职,因为我要这个高薪工作来满足我的life style,我要这个公司超级棒的401K和保险,不然我的老年没法保证,,这些都不是借口,这些完完全全就是正常的理由,我们要找的不是非黑即白,我们要找的是现实的妥协但内心的坚持。一个成功的人一定是有能力获得现实快乐和益处的,因为这样他才有能力把理想的东西通过更大的影响力传给更多人。

我没有什么迷茫的,我要做夜店里的良家妇女,保持清白,却也要学会在污浊的夜店环境里生活,直到有一天社会解放,我会把内心的准则,透过自己的影响力,告诉每个人。

在26岁在30岁之间,我想,只要不昏昏噩噩的过,只要和书籍为伴,我应该会过的很快乐,因为我会享受当下。没有目标,只要享受当下,即可。

今天9月了,2013年最后一个季度就这样来了,心境也移步换景,境界丛生。


wedding

似乎每个月我都要上来发泄一下我的愤世嫉俗,三月连续工作了15天然后休息了一天,之后又干了8天又休息一天,今天终于是双休日了,结果第一天就被DMV整得很惨。排了三个小时的队之后告知我的名字在驾照上和在社会保险卡上的不一样所以不能办。我想仰天长啸,但怕吓着别人,就仰了仰天,没出声儿,笑了一下,走了。继续准备婚礼,这是高兴的事儿,但是如果我找不到自己喜欢的就会很焦虑,在这个蝴蝶结,花体字,粉红色,亮闪闪beading加蕾丝当道的社会,我很难找到自己喜欢的简单清新de风格。看到过分甜腻de东西我简直有种本能的胜利反应想呕吐。任何东西做的太极致了对我来说都有一种想要取悦别人的做作。蕾丝倒还可以,只要是够瘦穿起来就会有精致的感觉,但是如果特别胖或者肩膀很壮,穿起来就会非常可怕,像是渔网或者蚊帐缠在身上脱不开,不清爽反而很拖拖拉拉的。我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女生穿着Ann Taylor最新的一件白色蕾丝裙子,第一反应是,幸好我最终没有买这件,当时想买一件白色蕾丝很久,三进Ann Taylor而不入,就是纳闷为什么那条裙子对我就是没有那种最关键的吸引力去即使摸一摸它的质地。果然道不同的人,对裙子的品味也是不同的,第二反应是,为什么她穿上完全没有纯美的气质,而是老气横秋的呢?反复琢磨,结论就是,她太胖,肩膀宽的把那种精致的感觉全部破坏掉了,本身的气质也不太符合。

有时候做决定总是很犹豫,但是回头看,那些选择都是最适合自己的。我想要一场象我自己的婚礼,而不是一场盛大的,或者柔美的,或者时尚的婚礼。 婚礼中的任何一个细节,都应该是能体现我的性格和爱好的,比如我喜欢的绿色,比如我喜欢的有点幼稚的青春的感觉,我有嫩绿色和嫩黄色的花,或者是我喜欢精致的设计,而不是中世纪或者维多利亚风格的和我完全水土不服的东西。Vintage对我的吸引力也很小,年纪轻轻,你装什么Vintage,我对role play没兴趣,演自己才最有趣。

 


我爱的那个他

和皮皮的婚礼的策划开始进入白热化阶段,还有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我已经感到焦虑和紧张了。我觉得一个能完整的办好婚礼的新娘,真该把这个人生经历写在简历上。因为它完全挑战了你的组织能力,沟通能力,搜集信息的能力,还有优化重点的决断能力。。。我以为我已经整理好了大半部分,但是当同事问到,你们的first dance呢?有没有开始pick wedding cake?food tasting? 各种各样的问题,我才发现自己原来才刚刚开始呢!除此之外,还有家人来的旅游计划,我们俩的蜜月旅行酒店机票,新郎伴郎伴娘的礼服,我的礼服的剪裁,还有婚鞋,首饰,婚戒,订婚的照片,新娘妆和发型的设计,registry,各种各样的事情,想起来我就紧张的睡不着觉。还有各种假设的问题也扑面而来,比如要是来的人只有几个,我可怎么收场?要是大家都不住我们预定的酒店,到时候怎么办?只有三个月,我真的可以全部搞定吗?

其实也很庆幸自己有机会可以策划自己的婚礼,虽然有时候希望自己的妈妈姐姐或者好朋友在身边,帮我看看婚纱什么的,但是,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去完成这些事情。没办法,在异国他乡,要用十倍的勇气,把自己的生活照顾好,一个人要象一只队伍,勇往直前,有条不紊,但也是热热闹闹,目标清楚。

但是,很庆幸即使这样孤单,皮皮却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爱和我几乎想要的一切。他努力给我创造我想要的,然后傻傻的望着我笑,看着我开心的样子,他就很开心。有时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我们的青春在一起燃烧,我们俩个正在经历一些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某种程度来讲,是如果失去便不会再得,一旦过去就无法复制的最幸福和特别的时刻。以后怎么可能再去经历举办一个100人的并且是以我为中心的大party呢?以后怎么可能有机会让那么多人见证我的生活,我的幸福和我的爱情呢?以后又怎么有机会,带着这25岁年轻的身体,热烈的心,想享受就享受的热情,牵着爱的人的手,或者和家人一起,享受人生中无忧无虑的欢乐时光呢?

是不是我太留恋?是不是我太悲观?是不是我太贪恋这样的日子?是不是我太不想放手青春的小鸟,是不是我知道我25岁已经不再年轻也不算老的光阴是那么短暂?

有时想的很多,确实痛苦,浑浑噩噩时候的快乐,反而是最纯粹。

有时晚上看着老公熟睡的面庞,而我因为经常上夜班而总是睡不着觉,就会回想很多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想着他的好,生怕他要跑了似的,就在黑暗里去找他温暖的手。即使知道是自己多愁善感,还是忍不住要留下眼泪,想起原来我们为了对方而作出的改变和努力,还有未来我们要一起走的路,还有年老的时候,一方不得不送另外一方走,然后就在黑暗中泪眼模糊。。。

即使在经历这段日子的时候,我都无比留恋从我身边流逝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钟,因为我知道眨眼的那一瞬,一切都会成为过去不再回来了。我会怀念这段黄金般的日子。。剩下的三个月,everything will come to an end.

一周年纪念的时候,皮皮破天荒请了一天的假,我们从一大早就出发了,整天的计划安排的满满的,我快乐的象只小鸟,我们享受了一顿早餐,然后去 town square买衣服,看了奥斯卡得奖电影siliver linging playbook,然后去了一个奇怪的博物馆,之后去了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red rock.皮皮带我去了当年我们去的观景台,那时我的头发也是黄黄的,戴着同样一幅墨镜,对着望远镜看啊看啊,阳光是金黄色的,打下来,照在我们的脸上,他和我还不太熟,却拿着手机一直拍我。我们把车的音响打开,让王若琳的I love you溶进金黄的阳光和静寂的红色岩石远山里,默默不说话。。。转眼间,一年多就过去了,眼前这个圆圆脸的可爱男生,无论高低起伏,都不离不弃地守在我身边,我们彼此探索,发现,成为对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结婚。记得当初去登记的那天下午,他异常的沉默,我说,你要是觉得没准备好,我们就不要登记了。他坚定的摇摇头,拖我进卧室,抓着我的手,单膝下跪,望着我,说,我连个戒指都没有,但我会对你一辈子好,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吗?说完咬着嘴唇,用充满愧意的蓝眼睛看着我。就在那个下午,那个只有我和他的阴暗的卧室,那个充满着紧张和不确定的房子里,我的泪水喷薄而出,坚定的点点头,说,我愿意。我们就这样快乐地结婚了,没有戒指,没有父母的见证,简单的仪式,在拉斯维加斯的一个小教堂里面。然后似乎开始了一个时好时坏的长梦,再一睁眼,便已是一年后,他又带我来到了那个浪漫开始的红岩了。

这次他停好车,架起了surface pro,然后从后备箱变出一把吉他,实在让我很惊讶,然后坐在汽车前盖上,弹起了那首当初我们在红岩听的王若林的I love you。原来这几个月,他趁我不在家,一直在偷偷的学弹这首歌。我这才知道为什么他要用surface pro纪录下来,直到他唱完,慢慢挪到我面前,很小心的开始哩哩啦啦说起一大堆这一年我们怎么样的话,然后他很扭捏的说,我发现,我真的不能离开你,你可以嫁给我吗?我才发现,原来他是尽心尽力,想要为我补上人生中被求婚这一重要的戏份。单膝下跪的他,摸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我,是一个金色的钻戒。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于此同时,旁边的游客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和掌声,我们才发现不知不觉,我们俩已经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游客中有个专业摄影师,为我们及时地抓拍下了他求婚的最珍贵的一瞬间的画面。真是冥冥中的天注定,我们的爱情,会得到大家的祝福。

但是当年那个黑暗卧室里,没有戒指没有钱的他,对我的求婚,才是我们真正的求婚,是我们俩奋不顾身的无法忘记的画面。

ImageImageImage

PE8C8333ImageImageImageImage


这个2月啊

连续工作7天,到今天最后一天,已经疲倦地不想get on the floor了。可是回到家吃完鸡腿之后,又觉得出奇的精神。生活很戏剧化,17号那天,两位大客户和我前后脚踏入店里。掏空了好几个柜台。我起初以为他们是在开玩笑,直到盘子里放满沉甸甸的珠宝之后,才发现不是做梦。老板大喜,同事大惊,香奈儿领导,两边的店里,都沸腾了。这场风波卷进去很多人,我的心情也跟过山车一样,高高低低,上上下下。直到今天尘埃落地,才感到一阵疲惫。人生不过如此,我每天仍然最期待的事早上起来,吃自己亲手做的早餐三明治。

当然这件事回想起来是很开心的,帮老板把2月的高级珠宝的goal给达标了,虽然开始卷入了Caesars palace,Wynn甚至free lance host各种大大小小的漩涡,当然最终还是被老板笑咪咪的利用各种关系给摆平了。这次sale让我看到了人际关系中及其险恶的一面,人人看到利益,都想要冲进来抢,抢不到就会发疯咬人,因为被贪婪冲昏了头脑。最最不济抢不到利益的,也要散布恶言不让人好受。怪不得,道德是人成功的最终因素。面对唾手可得的利益,有道德的人才有底线,让人尊敬。而平时自认为有道德的,也许是还没有面临足够大的诱惑。

这是我最切身的体会。

其次是,千万要低调。因为sales本身,就是一件把自身利益完全透明化直接化的一分工作。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挣钱,但是很多都会用企业文化,社会意义把挣钱这个原始的目的遮掩起来。但是销售,利润就是摆在脸面上的。大家都知道对方的pay structure,一旦谁有了大sale就立刻风传全体公司。如果自己还高调,眼红的人总有方法把你击倒。枪打出头鸟,在这个行业里面尤其明显。

还有,这个是个及其锻炼基本功,耐性和细致的工作。每一件小事都要尽量完美,每一个细节都要倾注全部精力。对待顾客要有极度的耐性,并且要持久地follow up,因为水滴石穿。这些都是我的弱项,所以考验我的时候到了。有时觉得我就象dragon ball里面的那个孙悟空,为了参加比武大赛,龟仙人天天要他跑高山送牛奶,或者推大石头,做这种枯燥且完全与武术无关的事情。但是比赛开始后,悟空才发现自己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把比他巨大很多倍的对手推倒了。我现在面对工作的态度,就是这样咬牙的磨练。把自己骄傲的性格磨成平和的性格,但是自己的优点还是继续保留着。我相信要是能处理好和不同顾客的关系,并且做事细致有条不紊的话,我就是公司的asset,而且在任何工作岗位都不会觉得害怕了。

还有,要勇敢做自己。成熟不是磨平棱角那么简单,而是可以释放自己真实的个性,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得到心灵的满足和快乐。我想我会渐渐摸清楚自己的方向的。我的每一天,都要进步,变好,变简单,变坚强,象钻石一样。

这个2月还剩下十天,我希望工作方面可以帮老板快快达标我们的2月的goal,生活上就是尽量把请柬发出去,然后开始着手礼服的事情。时间过的,比我的梦还要快。也许今晚一闭眼,明天睁眼就已经白头。

 


年初三

大年初二,开车找了一下午中国人的庙,只为给妈妈求一个平安。据说今年肖虎的人会有一些不顺,经历过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之后,我也居然越来越开始相信这种命运的说法。人的命是天定的,但是运却可以通过努力来改变。当焦虑要滚成雪球压死我的时候,我宁愿把我的焦虑和担心放到冥冥之中的力量去让我平静下来。

有时候真的觉得很难以承担很多东西。变成一个大人很难,变成一个别人眼中优秀的大人更是难。为什么没有人纵容我当个小孩呢?是不是我要求的东西太多了?

想想人真是可笑的动物,努力挣脱自己舒适的窝,和另一个原本不认识的人住在一起组建家庭,努力奋斗自己的事业让自己有能力把自己原来的家人都接到一起。如此折腾,只是为了回到童年的无拘无束和无忧无虑。真是何苦的事情。

生命真的很珍贵,2013年我已经没有雄心壮志,我只想好好对待爸爸妈妈给的这个身体,一天睡八小时,每周锻炼四小时,少吃碳水化合物,建立两三个忠实的客户。可以做到吗?

不要想太多,I will be fine…I will pray to be fine.


为你变好一点点

今天又是低落的一天,见了咨询师,大家哭了很久,我也知道了更多关于red的事情。很多思考,悔恨,醒悟,愤怒,怀念,还有爱,在大家的泪水里奔涌而出。在FB上同事发了一张他的照片,他慈爱地看着他三岁的女儿,那就是我认识的red,爱女儿的爸爸,真诚的同事,努力的员工。

我很遗憾,人生有很多高高低低的路,情绪象水一样,也在高高低低的流动。我们总会有高兴的时候,很快就沮丧,然后再开心一点,如果我们可以控制自己情绪多一些,就可以想出更多的办法去努力适应这个社会,而不是深陷在无限 self denial的漩涡里面出不来了?

无论情况有多么不好,要相信情绪会变好,我们会变开心一点点,未来还是有希望,有爱,有光亮。

Red,我们爱你,想念你,我们会为你祈祷,还有你的家人,现在请你快快乐乐的在天堂,看我们都因为你而变好了一点点。


流年之尾

这几天仍然在震惊中,每次想起来的时候就会很悲伤。Executive director J 专门过来看我们,还请了一个Grieft Consulor 来安慰我们的心情。只是她安慰我时我感到很不舒服,脸离我太近了,让我很愤怒,为什么都是这些假惺惺的马后炮,当初R在她的直属部门下面做事时就已经有些不开心,有一些人知道却没有人作出什么举动,只有我的老板在私底下帮助他。这些马后炮有什么用呢?逝者已逝,所有的举动都是为了让自私的我们可以感觉更好一些。

想到这些的时候,发现在我这边的那个警卫在无声的哭,我以为他也是在为red伤心,过去问才知道他的表哥刚刚去世了。我很难过却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2012年是流年不利,人事变动巨大,人心惶惶。想到自己的老板还在坚强乐观地替我们撑起这个部门,无论我们生病还是累倒,总会有一个人接下来顽强地保持部门地运转,就觉得在这流年之中还是有依靠,在这暗淡里面仍然有希望。希望蛇年能给我们带来一些转机。